向日葵与少年

【林秦】每一场恋爱都有一个神助攻(一发完)

emmmm……一个迟到的中秋贺文?


本文的中心主旨其实是:论岳麓山的大马蜂有多凶残!(请脑补我和我家大宝贝儿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声,虽然我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叫的这样惨都没人来看看(;´༎ຶД༎ຶ`))

 

来吧,就酱!




以下正文




对林涛来说秦明是什么呢?


是……林涛难得的想到很多年前看到的,白月光和朱砂痣,思虑再三后还是觉得可能朱砂痣比较合适。


一点艳红点在心口,随着心脏起落跳动,鲜活的,滚烫的,不可言说的。最后会随着他长埋地下或是飘散于江河湖海。

林涛喜欢秦明,可是他不说,也不敢说,就像现在他躺在秦明的床上,两个人至多隔着一掌的距离,可这一掌却像是无法跨越的天堑。


林涛懊恼的翻了个身,两个人背对背,把最大的空间留给身旁的人。


黑暗中,秦明睁开眼睛,他对着从窗帘缝隙里漏出的小缕月光低低呼出一口气,不经意的缩短了那一掌的距离。


最近林涛惨兮兮的住进了秦明家,理由就是前两天停水,林涛开着水龙头就出去了,这一去就是两天,结果……可想而知。不止自己家遭了殃还有楼下隔壁,想到这,林涛忍不住抚摸了自己的小钱夹。


自从同住一个屋檐下,林涛就开始了他煎熬的日子,那看得见吃不着连味道都不敢闻难道不是世界上最惨的事,没有之一吗?!


秦明有个坏毛病,撩人而不自知,林涛觉得自己深受其害,很多时候他都不敢看秦明,特别是刚洗了澡的秦明……


我还想暂时保住我的血槽呢!


所以林涛躺在床上的时候没什么意外的又失眠了,他想起睡前秦明那一杯咖啡,立马满嘴苦涩,忍不住皱眉,忽然台灯被拍开,林涛被光线刺得闭了眼睛,然后就感觉到身边的异样。秦明撑起上半身以半俯身的姿势贴着林涛,伸手去隔壁床头柜摸东西,薄荷沐浴乳的味道一个劲儿往林涛鼻腔里钻,原本无比提神醒脑薄荷现在却像是旖旎柔情的玫瑰,他们距离之近,林涛觉得秦明大概能听到他擂鼓般的心跳。


“老秦啊……”


“下次看书记得放回原位,还有我觉得你也不大可能看得懂这个。”秦明终于够到了书,单手撑着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着的林涛。林涛觉得自己开不了口,视线顺着面前这人在暖黄灯光阴影里的眼睛移动到鼻尖不甚清晰的小痣再到挺翘的下巴,最后落在圆领T领口上方的脖颈,修长而细瘦。林涛咳了一声,伸手推了秦明的肩膀一下,揉揉鼻子坐起来,“睡不着?”


秦明淡淡嗯了一声,靠着床头翻开书,他垂下眼帘,视线落在手里的书页上,说:“你不也是。”


林涛尴尬的呵呵笑了两声,“我这不是睡之前喝了咖啡嘛。”秦明翻了一页书,不再搭话。


林涛不自在的扯了扯衣领,心不在焉地翻微博。


等等?!这是什么……爱TA就带TA去做运动吧!这是什么鬼宣传,什么鬼逻辑?!单细胞林涛老脸一红,脱口而出,“老秦,我们来做运动吧!”


秦明翻书的手滑了一下,险些撕了一只角,他转头看着林涛,一侧的眉高高挑起,“你……”


“不是!”林涛及时的阻止了秦明磨刀霍霍向林涛的手,诚恳的解释:“不是!我的意思是周末!周末!”


“你?!”


林涛无奈的把脸埋在手掌里,喃喃自语:“林涛你怕是不会说话了……”为了防止被扫地出门林涛再次发自肺腑的解释道:“爬山!周末!我们!”


秦明眨了一下眼睛,不动声色的靠回床头,把书怼到跟前遮住了整张脸,好半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在林涛懊丧的准备睡觉时却听秦明淡淡说了一句,“去哪?”


星期六两人都起了大早,时间尚早,阳光柔软温和,轻轻巧巧洒在身上,天空蓝得仿佛刚洗过,看起来软糯的白云点缀其上,居然有些可口的感觉,一如林涛此时的心情。他背着简单的登山包,跟在秦明身后,视线一直跟随着正前方那道微微前倾的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这次外出,秦明特意买了一身运动装,全身上下一水儿的新,运动鞋的白边儿更是白得扎眼,看得林涛心里一阵阵胡思乱想,他吸了吸鼻子在心里叹气,“我能不能把这个当做的为了我啊……”


“什么为了你?”前面的秦明突然转过身,看着林涛疑惑的发问。


林涛一惊,没想到居然不知不觉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不自在的抿了抿唇。

“还有……”秦明站得高一些,垂下眼睛扫了脚下砖石铺就的阶梯,似乎是考虑了很久,“你……今天的话……意外的少……有事?”


嗯?林涛被问得一愣,回过神来时突然觉得心脏狂跳了几下,他一瞬扬起大咧咧的笑容,向前疾走几步,笑嘻嘻的说:“没有,我这不是保存体力嘛。”


秦明将信将疑的撇了他一眼,“你这种精力还有需要保存的时候?”


林涛嘿嘿一笑,一把抓住秦明难得露在空气中的小臂,“既然秦科长体力这么好那就不要介意的拉我一把吧。”山里空气清爽,秦明的手臂凉凉的却又附着一层薄汗,被林涛滚烫的掌心一握忍不住抖了一下,他看了看手臂上的手,又看了林涛笑嘻嘻的脸一眼,轻轻咬了咬下唇,转过身继续走,然而并没有抽开被握住的手臂。


林涛忍不住笑得更开了。 秦明这个人一旦脱离了工作就很好猜了,果然是爱他就带他去做运动吧!


一路沿着台阶向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只能听到静谧空气里的鸟鸣和……微微有些重的喘气声,秦明总觉得这路越走越难以描述,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手臂上的热度占据着,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涛的手似乎已经不在一开始的位置上,从小臂到手腕而现在已经在手掌附近了。


两人平时肢体接触并不少,抓个手简直算小菜一碟,可这平时可以完全不在意的接触在此时此刻却让秦明有点打心底的不自然,甚至是……紧张?他不太清楚现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呼吸到底该不该叫做紧张。


林涛的手再次下滑了些,五指堪堪相触,无名指有意无意勾勾缠缠,被林涛握过的皮肤燥热的让人难受,连本来清凉的空气都变得闷热难当,秦明咽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滑动,手指无意识抽动了一下,有些艰难的开口,“林涛……”


“老秦,前面有个亭子,咱们休息一下呗。”林涛自顾自抽离了交缠的手指,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凉亭。秦明看了一眼手指,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垂下眼睛,朝凉亭走去。


林涛对着秦明的背影微微一笑,刚才握着秦明的那只手放在身后,下意识紧了紧。


凉亭前有一块挺宽的空地,开着一家素食餐厅,门口摆了些桌椅供人休息。浓密的树荫遮蔽了太阳,只留下星星点点一些落在地面,凉亭旁的水池里停着几只假仙鹤,和凉亭里的古井一同诉说着古老的神话故事。


秦明靠在水池边,有些出神的望着远处。林涛从包里翻出了水,拧开又回紧递给秦明,“喝点水,休息一会我们再走,话说你饿不饿,”林涛翻着背包,“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用,喝水就行。”秦明轻松的拧开矿泉水,仰头喝了几口。


林涛也喝了几口水,指着开始下坡的砖石小道,“我们一会儿顺着这往下,下坡路好走些。”秦明点了点头,看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大概五分钟后,两人正准备起身,林涛却被秦明抓住了手臂,只听秦明思索了一阵后开口:“林涛,我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有点疼。”


林涛看秦明皱着眉去捏肩膀处的衣物,蓝色的T恤并不能看出有什么异样,“怎么回事,有小虫掉进去了?”


秦明摇了摇头,继续轻轻捏蹭衣服,并没有用力,但眉头却皱的越来越深,“就是有什么在里面,越来越疼了。”他的声音还是淡淡的没什么情绪,但林涛一看脸色就知道是真有事了。


林涛拉着秦明就往素食店门口走,一番询问后找到了卫生间,他推开门,“你进去看看有什么。”秦明走进窄小但干净的卫生间,在林涛准备关门的时候喊住了他,“我觉得我可能要你帮忙。”


狭小的空间塞进两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明显连移动都困难,秦明把衣服脱到肩膀附近停住,林涛便伸过头观察。只见那出常年不见光的白皙皮肤上有一小块肿起,肿起的中心部位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有个小包,其他没什么。”林涛拿出纸覆盖在肿起的地方轻轻一按,秦明疼得嘶了一声。“先把衣服脱下来吧。”


秦明依言脱下T恤,就在衣服翻过来的瞬间,两人看见一只大概有一个半骨节长的大马蜂赫然停在衣服肩膀位置附近。


如此近的距离和这突兀的出场方式,绕是两个见惯了各种现场的大男人都是惊得倒抽一口冷气,秦明忙抖动衣服,肩上的马蜂便被抖落在蹲坑里,林涛同时按下冲水按钮,一阵又一阵抽水声响起,那马蜂却始终在水面上挣扎,冲不走也飞不起来。秦明一想到被这东西叮过,还在衣服里面爬过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涛扫了一眼马蜂,定了定心神,贴近秦明上身,“我给你用水冲冲。”秦明嗯了一声,心里虽然知道作用不大,但还是能廖作安慰。


经过多次清洗,秦明依然是除了疼没什么想说的,林涛替他擦去手臂肩上的水,帮忙把衣服套上,“老秦,待会儿我问问这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给你擦一下,然后我们赶紧下山吧。


“没事,”秦明试着抬了一下手臂,到达一定角度后因为挤压到了伤口,肩上一阵抽疼,“这种程度还要不了命,不用那么紧张。”


“不行不行!”林涛边往外走边否决秦明的不在意,秦科长身娇肉贵的,不似他粗糙,况且好好的皮肤上留个疤……啧……林涛对这个马蜂真是恨的牙痒痒,我都还没留呢!等等,林涛请问你在想什么?!


素食店的老板娘穿着一身藕粉色的长衫站在收银台,林涛笑眯眯上前,对着老板娘笑得更开了,“那个,我朋友被马蜂蛰了一下,请问姐姐有没有药什么的能擦一下?”


不过老板娘似乎不太吃林涛这套,看了一眼门口的秦明,对林涛说:“你先去帮他吸一下创口,然后来我这擦药。”

啥?!


听到这句话的两人具是一愣,林涛指指自己又指指秦明,“那个……我……”


“不是……”秦明太过吃惊甚至忘了用正经的医学常识来反驳老板娘,结结巴巴的解释,“刚才他已经用水给我冲洗过了。”


老板娘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人的唾液是可以消毒了,我说了你们还不愿意做啊。”


在老板娘强势的眼神压力下,林涛默默转身把秦明往刚才卫生间的方向推,一旁的店员小姐姐凑上前来,“怎么了,被蛇咬啦?”


“不,是……马蜂。”林涛解释。


哦~小姐姐一脸了然的转身继续干活了。


“不是,林涛你不会真的要……”秦明被推着进了另一间没有大马蜂的卫生间,“真没什么用啊。”


林涛反手关上卫生间的门,垂着眼睛看着秦明的手,“总得试试吧,不管有没有用,先……脱衣服吧。”秦明不知道林涛现在有多紧张,因为他也突然紧张的不行,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因为微重的呼吸变得黏腻潮湿。


秦明犹豫着再次脱了T恤,林涛倾过上半身,挨近秦明肩膀,对着这白嫩嫩的皮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他抬起手左右比划着,觉得不管哪个姿势他都下不去口,真的下不去啊!

“林涛,你不能怂!”心里有个声音这么说,“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可……可不就是嘛,好歹这也算同生共死了!林涛内心大喝一声,轻轻按住创口两侧把嘴唇附了上去。


湿热的唇舌碰到皮肤的一瞬间,秦明整个人都抖了一下,他压下喉咙里的一声轻喘,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像是迫不及待想让身边的人知晓那里面装着什么一样。


对秦明来说,林涛是什么……


大概就是冻土层上突然吹来的一阵暖风,存了一颗要把石头捂热的心。秦明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在面对这个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的名字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没来由的紧张,还有……些微不能理解的期待。


李大宝总说:“你们俩真的不为了其他同事未来的幸福努力一下?”


林涛也总笑着回她,“有什么好努力的,你们秦科长本来就是我的人啊。”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会转头看他,眼睛亮晶晶的。这种时候秦明也总是撑起一个标准的秦式假笑,假装没看见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的光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


是啊……有什么好努力的……


努力把我喜欢你说出口吗?


“老秦,老秦?秦明!”林涛的喊声突然在耳朵边响起,秦明吓得眨了眨眼睛,思维一聚焦就看见林涛那张脸直接怼在眼前,连五官都放大了数倍。


秦明一把摁住林涛的肩把他往后推,奈何卫生间实在狭小,才刚一用力林涛的背就撞在了墙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老秦,”林涛的笑容此时此刻在秦明眼睛里分外欠抽,“你知道你这个行为会让我觉得你想对我做点什么。”


“我!我能干什么!明明是你……”秦明气急的脱口而出,说到一半又猛地住了口,脸刷的红了,最后索性一咬牙穿上衣服就往外走。林涛立马狗腿认错,跟出去找老板娘擦药。

两人的爬山之行算是被大马蜂毁掉了一半,虽然不在预期中,但……某些方面林涛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同生共死”

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能看见秦明脸红的机会更是难得一遇不是!


谢谢老板娘!林涛在内心呐喊。


“林涛,你如果再笑得这么难看,就从我这滚出去吧。”秦明刚刚洗过澡,整个人似乎还被氤氲的水汽包裹着,时不时有水珠从发梢滑落,打在蓝色的睡袍上。


林涛沉思了一秒,随后爆发出一阵惨绝人寰的笑声,差点接不上气倒在沙发上,“不是……老秦,你听我解释……哈哈哈哈哈!”一想到药店老板看见秦明被马蜂叮的位置时的表情林涛就忍不住想笑,还有那句仿佛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口的“你是怎么才能被叮到那的?”对不起,忍不住忍不住……


秦明把手指捏得喀吧响,反复告诫自己,我是个警察我是个警察……最后,秦明抄起桌上的镇纸冲沙发上的林涛冲了过去!


警察叔叔才不接受什么百忍成佛呢!


“哐当”镇纸摔在地上,秦明直接被林涛反手扣在了沙发上,林涛没用什么力,虚虚压着秦明的手臂,只是居高临下的姿势让压迫力看起来强了不少。


“我面前,你可以用手无缚鸡之力来形容自己哟亲~”林涛笑得贱贱的。


秦明挣扎了几下无果后,皱眉威胁,“林涛,放开我。”他背对着林涛,这个姿势让他空门大开,极端的没有安全感,而且他还能感觉到林涛的呼吸有意无意的拂过脖颈,麻痒瞬间又夺走了他身体三分之一的力气。


“你得保证放了你我不会被镇纸爆头。”林涛身体伏得更低,这句话几乎是贴着秦明的耳朵说的,炽热的呼吸撩得身下的人开始微微发抖,白皙的耳朵也染上了像樱桃一样好看的红色。


“行,你放开我,不闹了。”秦明头埋在沙发抱枕里闷闷地出声。


其实林涛还想逗逗来着,不过也怕适得其反,瘪了瘪嘴就松开了手。


哪里想到今天的秦明一反常态,林涛刚一松手便被一把攥住双手手腕,恶狠狠按进沙发里,秦明轻轻喘了口气,微微偏头甩了一下垂落额前的碎发,不再是用手指撑起来的秦式假笑,而是真的勾起一抹笑容,“你是说自己连鸡都不如吗,林队长?”


“秦科长,不要那么较真嘛~”被制住的林涛一点儿都不着急,依然笑得轻轻松松。


说实话现在这种姿势并没有比刚才好多少,秦明基本能算的上是趴在林涛身上的,看样子似乎是他占了上风,但看态度就能明显感觉到林涛的轻松和让你赢的心态。秦明啧了一声,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今天真的太不像话,便松开对林涛的钳制,站了起来。


“洗澡去吧。”秦明说着,准备绕回操作台,他现在急需干点什么来平复一下聒噪不安的心脏,却没想到被林涛拉住了手腕。


“好歹我们也同生共死过了,秦科长真的没有什么表示吗?”林涛在笑,眸光闪动,本就微低温顺的声音此时更加柔软,像略过湖面的清风,带起一圈一圈涟漪。


秦明手指微抽,侧过头不说话,随后就听见林涛低低的声音,“秦明,承认你喜欢我就这么难吗?”


秦明猛地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人,双眼微睁,喉咙一阵一阵发紧,心脏仿佛要冲破胸腔一样,他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面对此时的秦明,林涛反而更加坦然,目光灼灼,他站起来,伸出手缓慢贴近秦明脸颊,“看着我一次又一次失落很好玩儿吗,嗯?”


“不……”秦明嘴唇微颤,身体因为林涛手掌的贴近有一瞬的僵硬。


“那为什么不承认呢?为什么不能像我承认我喜……”林涛还没说完就被捂住了嘴。


秦明捂着林涛的嘴,垂着头塌着肩不断深呼吸,深得仿佛每一次都要把肺里的空气倒空。几个来回秦明突然拿开了捂住林涛的手,取而代之的是揉着诸多情绪的吻。


情绪太多最后反倒变成一片空白,林涛有点懵,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直接发展到了这一步,心下觉得是不是把人逼得太紧,不由有些慌张,便一动不动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


“满意了?”一吻毕,秦明退开几步,用手背盖住嘴唇,垂下眼睫,睫毛微微颤抖。“所以你还想我……”


“秦明,我喜欢你啊。”林涛说。


“闭嘴。”


“秦明,我喜欢你啊。”


“说了你闭嘴!”


“秦明,我爱你!”


“……”


洗衣机默默翻滚着肚子里的衣服,水声哗啦啦响个不停,有风卷起窗帘,人体骨架摆着那个吃惊的表情斜睨着书架缝隙里交叠的两道身影……


两情相悦不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吗?



End.





评论(11)
热度(172)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