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与少年

【林秦/ABO】下弦月·番外 两个林宝儿了解一下?(下)

预警:生子有,狗血有,OOC有,私设有

并没有路人X秦明,请放心食用。


诸君新年快乐呀!我新年的第一个flag已经……嗯!没关系只是过了两天而已嘛٩(๑ᵒ̴̶̷͈᷄ᗨᵒ̴̶̷͈᷅)و

小包子终于是生了,然后这个文终于是真的完啦,毕竟小孩儿什么的我不会写。


今天没有前文指路了,毕竟手机好麻烦呀_(:з」∠)_不记得也没关系,其实并不太影响食用。



以下正文




盛夏的天总是亮得特别早,丝丝缕缕的光线从两道窗帘的缝隙间偷溜进来,排成一条直线划过暖黄色的被子。微小的尘粒在空气里上下飘动。

有人丝毫没有形象的伸出一条腿,似乎是觉得有些热,但上半身依然埋在被子里纹丝不动。

原本没有一丁点声音的房间,突然响起了有节奏的振动声。刚刚才把腿伸出被子的林队长瞬间睁开眼睛,手臂灵活的窜到枕头下准确无误的按上挂断键,然后在被子里静静待了一分钟,眼见背对他躺着的人没什么动静,便仿佛一张纸片般滑出薄被,飘出卧室,关上门。这一系列动作做得行云流水,愣是没发出一点声响。

林涛翻出未接电话,脸色就绿了一下,咚咚咚一路小跑上了阳台,反手把门关上的同时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谭局。”电话一通,林涛条件反射的立正站好。

谭局并没有因为被挂电话有什么情绪,只淡淡嗯了一声便开始说正事,“临市最近一起连环爆炸案你也知道吧?”林涛点点头后才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并不能看到马上又回答了一声知道。谭局沉吟了片刻才开口,听起来也有些歉意和为难,“那边需要从我们局抽调些人过去帮忙一周,老杭指明了要你。当然,如果秦明这边不方便,我帮你推了就是。”

林涛从阳台门探头往里看了看,随后回答:“不用了谭局,也没什么不方便的。你告诉杭局,我们马上准备出发。”

挂了电话,林涛对着阳台上的多肉叹了口气,说没什么想法肯定是假的,小朋友已经在秦明肚子里待了七个月了,虽说现在也还算稳定,可是照秦明这种一天到晚还正常上班,动不动就亲自操刀上阵的,林涛觉得自己能放心可能就有鬼了。

可是不放心又能怎么办,他这个职业往往就是责任重于泰山,可不是一句我媳妇儿怀孕就可以不管不顾的。

林涛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掌,恭喜林队长连续第五个周末泡汤啦。深呼吸一口,林涛看了看表,一转头就迎面撞上了正打开阳台门的秦明。

“你怎么起来了,还这么早。”林涛上前一步把秦明往房间里推,“太早了,再回去睡会儿,我去给你弄早餐。”

秦明最近这几个月胖了些,但从背后看依然是一副长身玉立的翩翩公子样。林涛从后面拥着他往前推,忍不住在他肩颈处蹭了蹭,一股好闻的沐浴露香钻进鼻腔,林涛嗯了一声,发现什么似的又蹭了蹭。

“林涛你是狗吗?”秦明被他蹭的缩了缩脖子,双手终于抓住门框,阻止了林涛继续把他往卧室推的脚步。

林大队长在秦明后颈亲了一下,有些不知死活的说:“宝宝,你有没有觉得最近你身上老有股奶香味儿?”

秦明瞬间脸色一沉,一脚踢在林涛小腿上,林涛吃痛嘶地抽了口气,面上笑容不改,狗腿的道歉:“我错了我错了!什么都没有!”

“谭局不是找你了吗,早点去局里。”秦明松开扒着门框的手,在林涛怀里转过身面对着他。两人身高相差不多,林涛这个时候总希望能像各种文学作品里写的一样亲一下秦明头顶乖巧的头发,奈何……他似乎有那么一点够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在秦明脑门啄了一口,“你怎么知道?”

秦明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吸了口气,“能在周末一大早给你打电话的人就只有你的顶头上司了好吗林队长。”

林涛笑了笑,把秦明搂紧了些,“不急不急,再让我亲一下呗。”

“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越发像个流氓了?”秦明嘴上这么说着却也没真的拒绝林涛的假流氓行为,顺从的任林大流氓亲了个够。

清晨微凉的空气都因此变得有些旖旎和热烈。

“那不是后面好长时间见不到嘛。”林涛笑嘻嘻的咬了咬秦明的下唇,“得一次亲够了呀。”说着他半蹲下身子挨着秦明隆起的腹部,“对不对呀小家伙们~”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回应林涛,秦明的小腹突然有了轻微的翻腾,不知道是小手还是小脚往外顶了顶,把薄薄的皮肤撑了起来。

有些疼,秦明微微皱了一下眉,林涛则是激动的在他腹部狠狠啵了一大口,不由分说的把人拦腰抱起,当然只要忽略刚起身的那一个趔趄,这个动作还是很完美的,“躺着躺着,早餐好了我叫你。谭局说是杭局那边缺人,我大概过去一个星期。”

一说杭局秦明便知道是那个连环爆炸的案子,一层担忧马上盖住了心口,他抿了抿唇,还是把那句我跟你一起咽了回去,反正就算说出来也是百分百被驳回的。

“对了,你不要以为我这周不在你就可以加班工作,我已经给宝爷说了,她会看着你的。”临出门前林涛又开启了叮嘱模式,“如果有时间我每天都会检查你是不是按时下班了。”说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弯下腰对着肚子里的小朋友说:“林涛爸爸现在就交给你们人生的第一项任务,看好秦明,不然你们就使劲闹腾。当然,你们要是不听话,就等着被收拾吧。”

秦明听着这一番不着调的叮嘱,轻笑出声,“你是不是傻……”

“行了,我走啦宝宝!”

“嗯。”

秦明的生活是极为自律的,哪怕是现在还是跟以前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周一的时候他还是提前开车到了办公室,差不多20分钟以后李大宝才提着包子和油条噔噔噔地上了楼。看见秦明的第一眼时,她明显吃了一惊,“没有林涛你怎么还能这么早?!”

秦明听见这句话抬头就是一个白眼,李大宝瘪了瘪嘴,小声的嘟囔:“白眼翻多了对视力不好的。”

“我听见了。”秦明盯着眼前的怪癖心理学,随意的翻过一页,淡淡开口。

最近并没有太多的事情,李大宝整理完手里的各个报告站起来大大伸了个懒腰,顺便瞥了一眼正在看书的秦明,只见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微微皱着眉,一页一页翻着手里已经滚瓜烂熟的书,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不再坐得端正的身体和衣衫下弧度明显的腹部。

李大宝记得林涛在朋友圈得得瑟瑟晒的那张B超,局里一众单身狗虽然根本看不明白,但都激动的表示祝福时她却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里面可是藏着两个小生命的呀。就是那一瞬间,从来什么都不信的李大宝突然觉得这或许就是命吧,失去固然痛苦,但总有一天会有更多幸运来填补,这其中要付出的无非就是一颗坚定的心而已。

“看什么?”秦明的声音打断了李大宝深入灵魂的回忆,“还有……你最近是不是……胖了?”这句话说的理所当然,一点余地不留,再配上标准的秦明式无辜真是气得人牙痒,李大宝打了个嗝,觉得刚才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叹都是放屁!

空气中飘散着海水的咸腥味,耳边是海浪的声音,秦明抬头看了看似乎雾蒙蒙的上空,习惯性的伸手搭在小腹上,却发现原本隆起的地方现在什么都没有,平坦的被西装衬衫遮盖着。

秦明疑惑的偏了偏头,顺着脚下被海浪打湿的沙滩往前走,越往前越是潮湿,甚至能依稀感觉到有水雾扑在脸上,秦明小跑起来,一头冲出了横亘在前方的雾气,而此刻展现在他眼前的居然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面是极致的蓝色,跟天空相接,几乎分不清界限,脚下有些痒,秦明低头,发现原本穿着的鞋子不翼而飞,他正赤脚站在沙滩上。

海面平静,不像刚才能听到海浪的声音,秦明一步一步走到海边,冰凉的海水末过半个脚面,他低头看着面前澄澈的蓝色,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暗色的海底浮上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秦明没来由的开始紧张,他攥紧衣角,视线却无法移开,只能任由恐慌逼近。

海底的东西终于接近了海面,秦明这才看清其实就是一个气泡,正当他准备松一口气时,那个气泡在海面炸开,啵的一声飞溅出一片红色的液体,随后越来越多的气泡在海面炸开,伴随着排山倒海的煮沸声,暗红迅速吞没了海的蓝色,整个海面仿佛地狱沸腾的血池。

秦明的双脚泡在血水里,他下意识往后退,背后却被人推了一把,同时一个满身是血的林涛从海面越出半个身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啊!”秦明猛地惊醒,冷汗把睡衣都浸湿了大片,腰也疼得快要断了似的,他艰难地翻身,伸长手臂胡乱在床头柜上摸,甚至还带倒了相框。好不容易找到手机,他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就打了林涛的电话。

“宝宝?怎么这么晚还不睡?”电话才响一声就被接起来了,林涛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清醒,秦明抓着电话使劲呼吸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许是听见电话这头不寻常的呼吸声,林涛一下紧张起来,忙问:“宝宝!你怎么了?你说话呀!”

这边秦明终于把气喘匀了才开口,“没事……”他慢慢坐起来才瞥见手机一角的时间,凌晨两点半。

“真的没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林涛还是不放心,在电话里头不停的发问。

“没……你在哪儿?”秦明呼出一口气轻声问。

林涛揉了揉鼻子,眼神往周围扫了一圈,“蹲点呢,差不多确定嫌疑人了,等DNA比对结果出来就能抓人,现在轮班守着呢。你真没什么事吗?”林涛又把话题转回秦明半夜打电话来的原因上。

秦明在黑夜中眯了下眼,突然淡淡开口,“做噩梦了,梦见你出事,所以给你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林涛似乎轻轻笑了一声,很快回答:“梦是反的你就放心好了,没几天我就回来啦!你快睡觉吧。”

“嗯。”秦明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似乎有些发闷,林涛看了一眼车窗外老旧的小区,突然有些不太敬业的想回家了,特别特别的想念他家宝宝。挂上电话林涛使劲拍了拍脸,一旁的新搭档笑眯眯的问:“你媳妇儿啊,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

林涛瞬间有些不好意思的扒拉头发,搭档年纪大概三十六七,过来人似的拍了一下林涛的肩膀,“干我们这行有个伴不容易,脑袋天天挂裤腰带上有几个人愿意跟着,要惜福是不是。咱们现在把这人盯紧了,说不定明后天就结了。嘿嘿,不瞒你说,大后天是我女儿生日,我也等着抓住这变态好回去陪陪小家伙呢!”

可能是搭档提起女儿让林涛产生了共鸣,他笑了笑,“我家两个小家伙也快出生了。”

“这敢情好啊!”搭档来了精神,“双胞胎可是多少人想要都要不来的福气呢!俩小孩以后也有伴儿,不孤单!我姑娘两岁的时候我老婆说要不就再生一个,省得丫头一个人。当时给我吓得好几个月不敢碰她,”搭档对着挡风玻璃有些无奈的咧嘴,“生孩子真的太疼了,她生丫头的时候看她疼成那样,我直接拉着她手就哭了,是真舍不得,舍不得她再疼了。”

林涛点了点头,之前秦明因为孕吐都差点给他急哭了,真的有点不敢想象两个月后真的要生产是怎么办。

长夜慢慢,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清醒无比的等待将掩藏在黑夜中的罪恶抓捕的一刻。

连环爆炸案的嫌疑人是在那之后的第二天夜里到案的,新闻也很快报道了整个案件的情况,还附上了抓捕现场的视频,李大宝在手机上边看边给秦明打电话说:“这次很迅速呀……欸?这不是nili涛涛嘛!依然潇洒帅气是不是呀老秦~”秦明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哼哼算是回应。

挂了李大宝的电话,秦明偏头看了一眼床头柜的合影,拨通了谭局的号码。

林涛脱力的躺在宾馆床上,实在是累得不想动,明天一早汇报完情况就能回龙番了,想到秦明,林涛还是挣扎着起来洗漱。

凌晨一点,夜风轻抚过城市上空,很多地方还灯光璀璨准备着彻夜狂欢,白色的车子在警局门前不太热闹的街道仿佛幽灵一般划过,稳稳停在附近一家普通宾馆的楼下。秦明慢慢熄火下车,步伐稳健的走到小院入口的保安面前,从口袋里拿出警官证。因为开在警局附近,很自然的就变成了各处抽调人员的临时住所,保安一看证件也没阻拦,直接放行。

这地方秦明也住过几次,他熟悉的走到一栋楼下看了看时间,拨通了林涛的电话。

此时林涛正睡得迷迷糊糊睡着,一听到电话响,腾地从床上跃起来,慌慌张张开始找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他不由的松了口气,但很乱又皱起眉头,“宝宝,怎么了?”

秦明抬头看着一排顺着数字排列的房号说:“我睡不着了,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

“差不多下午吧。”林涛顺了下略显凌乱的头发,伸手打开了灯。

被窗帘遮住的一间间客房当中有一间亮起了模糊的灯光,秦明一只手揣在大衣口袋里,从容的开始上楼。

“林涛,我记得上次去临市有家的早餐还不错。”

“嗯?哦哦!那家啊,那我回来给你带吧。”

“虽然隔的不远,但是晚上的天气还是比龙番冷一些啊。”

“啊……是啊,所以你赶紧睡觉吧。”

“你说保安是不是真的分得清警官证的真假?”

“分……啊?”林队长突然警铃大作,几步从床边窜到门口,猛地拉开房门。

夜晚微凉的风在开门的一瞬间扑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抹淡淡的红茶醇香,秦明一只手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对一脸懵逼的林涛挑了挑一侧的嘴角,轻声打招呼,“晚上好,林队长。”

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林涛一把抱住面前的人,把头埋在他脖颈处,上瘾一般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平息了胸腔里狂跳不止的心脏。

秦明轻轻蹭了蹭林涛的侧脸,轻声说:“林队长,你的结案礼物,有没有一点惊喜?”

“宝宝啊,”林涛的声音听来有些发抖,他松开怀抱虚虚揽着秦明的腰与他额头相抵,“你这哪是惊喜,都快成惊吓了。”

秦明微微仰头碰了碰林涛的嘴唇,“不满意也不能退货了。”

“哪能啊!”林涛顺手一把推上门,笑着加深了这个带着些小别胜新婚的吻。

回龙番的路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林涛开车很小心,秦明在副驾驶上补觉,头靠着的柴犬靠枕跟林涛一样傻呵呵的。不知道是因为下雨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秦明看起来不太舒服,微微皱着眉,脸色也不太好。

雨天路滑,林涛把车拐进一条巷子准备抄个近路,刚刚拐弯就听见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紧接着就是叮铃桄榔的摔倒声,林涛连忙停车,探头朝窗外看去。只见离他车还有一段距离的路上,一个外卖小哥连人带车摔倒在地上,电动车整个压在他腿上。

“怎么了?”秦明问。

“没什么,”林涛把车停在路边,“那个送外卖的小哥摔了,看样子不太好,我去帮个忙。”

“我和你一起吧。”秦明说着已经从副驾驶下了车。

雨还下得淅淅沥沥,外卖小哥躺在地上,表情痛苦的想把车推起来,衣服蹭的一片脏乱。这条路本就有些背,此时只有附近一些小商店里的人探出身子来,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林涛几步过去帮外卖员把车扶起来,正准备把人也弄起来,被从后面撑伞的秦明出声阻止。他拿出现在能做到的最快速度,亦步亦趋的赶来。“宝宝,你慢点!慢点!”

林涛看得一阵心惊胆战。

秦明扶着腰因为无法做到蹲这样的动作,只能落了一边的膝盖在地上,他认真检查过外卖员受伤的腿,沉思了一分钟,“去医院吧。”

如此,林涛把外卖员扶上车,驱车前往医院。准备离开时,外卖小哥看起来都快哭了,无论这个表情是因为摔倒还是感动林涛都不是很想掺合,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马上回家搂着他家宝宝睡个昏天暗地。

但……似乎……往往都是……天不遂人愿的。

才离开不超过十分钟的林涛再一次风风火火的出现了,直奔独立出来的omega产科,秦明在他怀里虽然已经疼得快喘不上起来,可还是忍不住把脸藏了藏……始终还是觉得……有点……丢人。

产科负责检查的医生有些凶,问清整个经过以后终于忍不住说道:“你一个孕夫三更半夜不睡自己开车跑那么远是想干嘛,居然还学人家做什么热心市民?!”

林涛被说得一阵心虚,忙解释,“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您看……”

“本来就是你不对!”医生冷冷打断林涛,手里动作利落的填好检查表,“去做检查,如果可以就生吧。”

“啊?!”林涛吃惊不小,“这就生啊,可是才七个月……”

“不生难道塞回去?”

林涛被怼得没脾气,秦明躺在病床上脸都疼白了,愣是一声都没出。

因为只开了四指的关系,秦明被安排在待产室待了一晚,护士来回好几次说:“你疼就出声,或者说点什么,不转移点注意力会更疼,毕竟男性omega确实比女性omega难生产的多,这种程度的疼痛也是正常。”

林涛守在一旁几次准备了话题都因为看见秦明的脸憋了回去,最后只能心疼的抓着他的手重复,“宝宝我们不生了好不好,不生了。”

“不好。”秦明在疼痛中挤出几个字,似乎还安慰似的回握林涛的手。

第二天早上六点左右,一夜没睡的秦明疼得都恍惚了,不知不觉哼出声来,林涛立马找来了医生,一行人又呼啦呼啦的进了产房。

关于那天的整个过称林涛觉得跟死了一次一样,惨不忍睹。作为陪产的唯一家属,林涛亲眼目睹了他家的两个小家伙是怎么把秦明折腾的半死才肯出来,秦明一直抓着他手,除了喉咙里偶尔实在忍不住的细碎呻吟外硬是一声没出,倒是林涛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连医生都看不下去问你俩到底是谁生孩子呢?

一直这样持续了将近四个多小时,随着两个高低起伏的哭泣声,这场“酷刑”才算是结束。不用说秦明是累得睡过去的,林涛是哭得太累差点站不起来。从产房出来,李大宝请了假等在外面,先看见秦明正准备迎上去看,结果再看到一旁的林涛愣是没憋住发出了高亢的笑声。

推床上的秦明皱了下眉,林涛健步如飞的上前一把捂住了李大宝的嘴,仿佛刚才坐在地上站不起来的不是英明神武的林队长一样。

两个小家伙因为早产的原因还要在保温箱待一段时间,这一段时间也给了秦明一些缓缓的机会,等醒过来的时候他暗暗在心中咬牙,生孩子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不!不光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了!

等能下床走动的时候,秦明去看了两个小家伙,丑丑小小的躺在保温箱了,皱着眉头跟个小老头一样。秦明无意识的伸手对着其中一个小家伙的眉心处抚了两下,像要把他皱起来的眉头撑开一样。

“亲生的,连皱眉头都跟你一模一样。”林涛半蹲着凑近箱子,跟没见过小孩儿一样激动,“你看你看,他蹬腿了!妈呀他在啃自己的手指!哎呀哎呀,你看他是不是要哭了,可千万别哭呀!”

秦明在背后用手抹了把脸,慢慢转过身,“回去吧。”实在是丢人……

一旁的护士看得忍不住笑,小声对秦明说:“看来林先生真的很爱您和孩子呢。”秦明偏头露出些许疑惑,小护士认真解释,“在产房哭成这样的家属我真的是第一次见~”秦明深呼吸了一口,面不改色的回应:“是吗?当时太疼已经不记得了。”

李大宝强烈建议给俩小家伙取名叫见义勇为,因为帮快递小哥的事上了X音,点赞量可观。秦明白了李大宝一眼,态度强硬的驳回,大宝忙着做最后的挣扎,“别呀!你不是得让他们知道这天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多~伟大~的事情呀!值得纪念!”

秦明顺手把书扔李大宝身上,“你很闲吗?上半年的总结报告呢?你以为我请假就可以不写吗!最近三到五年的尸检报告整理了吗?归档了吗?死者家属安抚了吗?悬案疑案解决了吗!”

“三到五年?!秦明你是魔鬼吗!”李大宝怒吼,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你等等!死者家属为什么要我安抚?!悬案疑案怎么又是我解决?!我一技术口为什么要干刑侦口的活儿!”

“我可以向上级部门申请给你这样的警犬配枪的,毕竟不可多得嘛~”林涛站在门口接上秦明的百万暴击,笑得贱兮兮的。李大宝一脚踢在林涛腿上,“申请去,首先死的就是你俩!”

……

至于这俩人后来怎么把两个小家伙养大,作为干妈的李大宝摇了摇头,惨不忍睹。也不知道形容的是这两个大人,还是那两个小家伙。




End.



评论(15)
热度(268)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