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与少年

【林秦】情书

好久没写了😂

突然就想尝试一下这种写法,啊……反正感觉挺……难的,见谅见谅。

秦明视角



以下正文




林涛:

我想了很久,始终还是不能给这封信一个实质的定义,所以就先这样吧,如果有日后,我们可再商量,但,大抵是没有日后了。

 

我觉得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很讨厌你的,因为报名时间的计算误差,我被迫分到了现在这个宿舍,我刚进门的时候你和赵大宝正在吃泡面,满屋子都是老坛酸菜和泡椒牛肉混合的诡异味道,那种感觉终生难忘。

 

你和大宝都主动自我介绍,但是我不会忘了你说你叫赵大宝,赵大宝说我叫林涛,以至于我忘了拿钥匙那天去你们班找你时的尴尬情景。

 

你的性格很受欢迎,至少跟我南辕北辙,宿舍里总不缺你的声音,桌上也不少女生的礼物,现在的小姑娘似乎都很喜欢你这样的性子,热烈得跟永不落山的太阳似的,但是,如果他们听到你在卫生间洗澡那永远不在调上的歌声,估计对你的喜欢会大打折扣。

 

你很喜欢篮球,足球也可以,好像所有的运动你都挺擅长,就连在宿舍隔空跳床都从来没失败过,虽然我每次都想告诉你,你的床板有裂痕,可能不再经得起折腾,不过我忍住了,也还好,在你最后一次跳的时候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作死,但最惨的是被你一屁股坐折腿的赵大宝。

 

不知道在我没看到的时候你有没有好好补偿他。

 

记得上次你们篮球训练我被迫去了,我很谢谢你把我安排在离那群小姑娘挺远的座位上,但是坐的远并不妨碍我听到“秦美人”这个称呼是你带头喊的,你可以拒死不认,因为我并没有很在意,只是“高岭之花”太难听,比起这样,我更宁愿选择前者。

 

关于篮球训练,我还有一点想说,并不是所有男生的运动神经都和你一样发达,你有观察过赵大宝吗,至少我觉得他在打游戏方面的神经就代替了运动神经。

 

嗯……说起游戏,我想插一嘴,你们两个在宿舍打游戏实在太吵,明明很简单的游戏为什么在你们俩那里就一定得配上音效呢?你不用急着反驳,那个游戏我玩过,因为太简单而放弃了。

 

说回篮球训练,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高估任何人的任何能力,做事之前也打声招呼,如果那天我反应慢那么一秒,那你可能后半学期都得伺候摔伤的我,我没有那么弱,但请考虑到身后台子的高度。经过那次篮球事件,我觉得我以后真的不会再对任何运动项目感兴趣了。这个我希望你能坦然承认,毕竟真的和你有关。

 

我是在和你一起实习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看起来什么都不怕的你竟然会怕老鼠和鬼,但是我也表示了理解,每个人点不一样。

 

那次去乡下出现场的时候,在老屋子里有一窝老鼠,你看到你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尖叫了,很庆幸你忍下来,不然可能一旁的群众会对警察的专业素养提出质疑,但其实当时有还有个事情没告诉你,晚上在通铺你睡着了以后,有老鼠钻进了你的鞋子里,虽然我后来赶走了,但我担心你第二天会光脚出门从而影响办案效率,所以选择先不告诉你,后来因为各种事情太忙忘记了,不过也还好,你从乡下回来总觉得老屋子有鬼,所以扔了所有的东西。

 

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没有鬼,就算有,那一定也是因为你自己有问题。真的碰到的话,你抱着我也没用,如果你不抱着我,我们两个可能还有一个能活。

 

如此种种,不一一列举,实在觉得有些蠢。

 

不过我这个人,略略记仇,五年种种,我都还记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坦然接受霸占了我生活百分之六七十时间的你,因小时候的变故,我知道自己性格有些问题,但是,我想,如果这个人是你那应该可以。

 

是的,如果这个人是你,我觉得我可以。

 

大一的期末深夜,你顶着那场台风天的暴雨来图书馆,说是给我送伞,但是那样的雨有伞和没伞已经没什么区别了,所以你几乎湿淋淋的同我坐在图书馆门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把外衣脱给你,你笑嘻嘻揉揉鼻子套上。那天大概是我们从认识以来说的话最多的一天。

 

那之后你认真的洗干净了我的外套,外套上有太阳和你身上的味道,虽然我知道那其实只是洗衣粉的味道。

 

我们专业不同,你除了上课还有长时间的体能训练,似乎饿的很快,我经常遇见你约着大宝一起吃泡面,泡面这个东西虽然方便,但你看一眼自己桌上的三盒胃药,认真想想自己是不是还能折腾。我希望你能多爱惜自己,虽然忙碌,但总不能亏待自己。

 

你很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唱的那首歌我去听了一下,原唱确实比你唱的好听,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脑海里总是你跑调的歌声,像自动按下播放键,3D立体声环绕一样挥散不去。

 

我想,或许我也不愿散去。

 

小时候留下的阴影,以至于我一直讨厌打雷下雨的天气,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这种时候你总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笑着像破开雨帘的太阳,我们也曾伴着大宝鼾声坐在我窄小的床上,没有什么话,但我听着你的呼吸就会觉得很安稳,似乎也能在日复一日的挣扎中得到半分喘息。

 

校运动会的篮球比赛,我去了,在不引人注意的位置上,我看见你在赛场上跃动的身影,那一瞬觉得有些移不开眼,你太过颜色分明,热情纯粹,无畏无惧的让人心生向往,却也灼人的过分。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的,不是讨厌的反义词,也不是能随时脱口而出的嬉笑怒骂。

 

而是……埋在心口深处,随着时光发酵愈加浓烈,却凝在喉咙口喊不出讲不得的喜欢。

 

所以关于你的一切我才能在这五年里记得所有的点滴。

 

因为是你,滚烫的夏天蹭我电风扇的你,图书馆靠着我睡过去的你,感着冒可怜兮兮的你,在零下的气温里把自己围巾和手套分给我的你,公共课考试作弊差点被抓到的你,老宅里被风声吓得抱住我的你,认真把饭菜我不吃的东西夹走的你……

 

但我想,既然是无法宣之于口的情绪就应该成为秘密,就应该到此为止。

 

我们未来应该是再无交集,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就算相遇转回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彼此。年少的心喜,总是弯弯绕绕的空欢喜,有意无意间开始也该在有意无意间迎来结束。

 

好了。

 

向前走就好。

 

林涛,一直以来谢谢你。

 

                                                                    秦明

 

评论(4)
热度(42)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