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与少年

【博君一肖】以我之名

伪纪实,记一次流水账


所写不如所想万分之一。



以下正文



轰轰烈烈的退场,再大的盛宴也有完结的一天,喧嚣的人声跟着厚重的帷幕落下,渐渐趋于平静。

安静的酒店房里,一道消瘦的身影立在落地窗前,略略昏暗的鹅黄色灯光喂他镀上一层不真实的光晕,仿佛一个眨眼就会消失似的。

一个小时前的他还在舞台上,几乎算得上用尽全力的站在这场盛大的落幕演出中,满眼的红色绿色,单调却比任何颜色都更让人心潮澎湃,谁说红色和绿色不搭,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场馆,这两个颜色居然成了最耀眼的霓虹,融汇成最浪漫的光带,一层层,一片片。

那个被绿色代表的人正站在他的身边,装满情绪的视线一次又一次的毫无顾忌的盯到他身上,少年人的情谊有时候热切的让他不敢直视,可是那又有什么,他依旧笑着和少年咬耳朵,有些旁若无人,聚光灯下的不是营业就是浪漫,他和他的少年都懂。

他最后哽咽着告辞,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再美好都会成为过去,总会有结束的一天。下台前,少年拍了拍他的腰背,像是无声的安慰。

肖战看着玻璃眨了眨眼,嗓子不太舒服的咳了一声。

房门被打开,王一博一手提着个精致的小袋子,一手顺势摘了帽子,没了舞台上的浓墨重彩,高挑的少年是柔软温和的,他一边关门一边叫,“战哥。”刚抬头就看见窗前的人转身冲他笑的一系列动作,呼吸都窒了一下。

几乎每次都这样,王一博想,肖战的所有都仿佛巧合一样长在让他心动的点上,就算再有一千次一万次他能想到的结果还是一样。

“我给你带了点吃的还有药。”王一博垂下视线掩盖自己一瞬间的小心动,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桌上,再一抬眼肖战那张360°没有死角的脸就带着温温柔柔的笑意贴在眼前,漂亮的眼睛还有些闪闪发亮,他一下没忍住,脸上又是可爱的括弧笑,“干嘛呀,肖老师你想偷袭我吗?”

肖战想说什么,一开口却被空气呛得咳了几声,王一博眉头有一瞬的下沉,他弯腰从药盒铝板里认真抠出四颗药,接着打开粥的盖子,跟有强迫症似的排成一排,“吃饭吃药,睡觉。”

看着王一博一脸严肃的样子,肖战噗嗤笑出了声,不过也认命的在桌前坐下,他指指面前整齐的一排,“你是强迫症犯了吗?”

“快吃了去睡觉,我守着你。”王一博柔声说,跟那个采访时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王怼怼一点都不像。

肖战摇了摇头,“你下去吧,我和你都不在总不太好。”

依稀能听见王一博小小的叹了口气,有些事情确实是身不由己,他站起来戴上帽子,“雾化今天接着做吧。”

“我知道。对了,”肖战咬着勺子,声音有些含糊不清,“顺便替我谢谢大家。”

王一博点点头,“都理解,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在。”

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缘故,还是今天重返陈情令的缘故,肖战听到这句“我在”时,莫名的酸了一下鼻头,他微微垂首,发出软软的笑声,“快去吧,少喝点。”

王一博站了一会儿,说:“吃了药就睡觉,结束了我来找你。”

“王老师,你房间在对面啊。”肖战说。

“也是……”王一博几步走回肖战身边,凑近他耳朵悄声说了句什么,吃着东西的人一下红了脸,他抬脚作势要踹面前的少年,少年人动作敏捷的一下跳开,望着他有点水汽的眸子,“远离我是不可能的,肖老师宁还是放弃吧。”

肖战无奈的指了他一下,看着合上的门,轻声念了一句,狗崽崽。

庆功宴结束的时候有些晚了,南京十一月的夜晚还有些凉意,但却是个晴天,王一博在酒店的窗口驻足,看着窗外的夜空,有星星,亮晶晶的像极了他一心想要回护的那个人,那个人啊总是心思细腻又浪漫至极,很久之前那些不被在意的细节,经过他的手,都会变成有意义的纪念,如果可以办个时光纪念馆,或许三层楼都展览不完。

22岁的少年压了压帽檐,在对滑雪极光,我还得更努力的自我催眠中打开了自己房间门。

不吵醒肖老师是王老师的选择,但是王老师认床,认的是只有肖老师的床。

原以为会迎接黑暗的王一博发现床头亮着灯,暖呼呼的,床上的人蜷成一团陷在阴影里,只有几根发丝被染上温暖的颜色。

王一博轻手轻脚地拿起桌上的保温杯晃了晃,悄咪咪给续上热水,手很自然的去关灯,准备摸黑打个游戏等头发干,没想到被一只手给拦住了。

“年轻人的眼睛是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吗?”肖战裹在被子里只伸出一只手拉着他的手腕,眼睛里是才睡醒如猫咪般慵懒的笑意。

王一博在心里忍不住“害”了一声,反手把肖战的手握在手里。肖战个子高过王一博,却不知道为什么手却不如人家大,总是很轻松就能被包圆,他也懒得挣扎,反正王一博手很暖,多一个捂手有什么不好。

卸了妆的王一博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奶呼呼的感觉,头发蓬松柔软,一个巴掌脸精致妥帖,侧脸明暗的界限里,立体的五官又让肖战想起来了维纳斯。

“别盯着我了,你不再睡会儿吗?”王一博放下手机转头对上肖战的眼神,一侧的眉尾挑了起来。

肖战低低笑出声,“狗崽崽,我觉得我一定是你的颜粉,全方位无死角的样子。”

“开始了吗?又开始了是吗,肖老师?”王一博丢下手机往床头一坐,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

“怎么,还不让人夸了?”肖战笑着,唇下的小痣无辜又性感。

“哪有肖老师好看呀。”

“王老师更好看。”

他们对视着,用小孩子吵闹的方式互相诉说着爱意,语气又温和的缠绵悱恻,把彼此都映在瞳孔里,映在心里。

肖战忍不住伸手呼噜少年软乎乎的头发,像给小动物顺毛一样,“我刚才在网上看见有人说,我听过最动人的情话就是rapper为vocal唱高音。”

王一博没有反应过来,隔了三秒脸上可疑的红了一下,他小声说:“你抢拍诶。”

“那你还不是破音~”肖战回敬小学生攻击,“哎……我明明一个人很稳的,怎么就遇上你这么个债主……”

王一博嗤笑一声,“晓得我是债主就好。”

肖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扯了一下手臂,“你手不酸啊一直这样杵着?”

“酸,但是胜在臂力好。”

臂力好?肖狐狸突然起了逗弄人的心思,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蓝忘机的臂力?”果不其然,闻机色变。听着王一博的那声不满的“啧”,肖战得逞似的笑起来,“我错了,我不应该……”

剩下的半句认错被少年的吻堵住了,肖战推了他一下,没推动索性也就放弃了。

这是一个没有丝毫情欲的吻,缠绵缱绻交融在呼吸里,如唇齿间的蜜糖,能一路甜到心的深处。少年装着那么多小心翼翼,怜爱珍惜,怀里拥着的仿佛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舍不得有一点点损伤。

肖战眼睫微颤,不知道为什么眼角落了一滴眼泪。

分开时,两人都微微气喘,王一博还是一瞬不瞬盯着肖战,有人脸皮薄,率先败下阵来,抬手挡住眼睛,“行了行了,我输了,我错了,别这样看着我。”

王一博抿着嘴唇笑得开心,再次低头不轻不重的咬了肖战的下唇。

肖战一巴掌按住他的脸,“没完啦你,我还病着呢,到时候传染了看你怎么说。”

“那公开好了。”王一博赖皮地说,顺便钻进被子里,把肖战整个人锁在怀里。

肖战也懒得纠正他危险的想法,“王老师,我还是希望这种特殊时期,咱俩能有点距离感的。”

“我不!”小狮子执拗起来一点法儿都没有,肖战叹气,索性捧住王一博的头坦坦荡荡的吻了他的……额头,宠溺的味道溢于言表。

卧室里的灯彻底熄灭,窗帘缝隙里透过一点点月光,安静的只剩下呼吸。

“肖战,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每天都是开心的,远离所有流言蜚语和诋毁重伤。”王一博轻声说。

“有些事情横竖也没办法,我不会往心里去。”肖战笑着回应,“小朋友,这应该是我对你的期盼才对。”

“以后你不能做的事情,我替你做,我会保护你,今天告辞以后,我会让所有人知道,保护肖战,是以王一博的身份。”

黑夜里的承诺掷地有声重如千斤,没有一个多余的字,一腔真心摆的明明白白。这个22岁的少年把所有爱意情愫装进这份告白,坚定无畏的再次告诉心尖上的人,我21岁认定的你,到80岁都依然不会变。

“谢谢你,王一博,还有就是,”肖战吸了口气,“我爱你。”

“肖战,我爱你。”


END.



真心希望两个宝能平安顺遂,远离一切不好东西,一往无前的往前冲。

评论
热度(13)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