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与少年

【林秦】于归 (一)

这大概是一个……鬼故事?


嗯,就当是个鬼故事吧!诸君凑活看看吧(*/ω\*)


我也不知道能写多少,反正不会坑就对了,至于时间……啊哈哈哈哈哈就,就那样吧!


预警:OOC有,私设有,狗血有,前世今生有。


虐……不存在的!




以下正文





黑暗中泥土的腥味特别明显,冰凉刺鼻,混合着木头的味道更是让人难以接受,但在这难闻的气味中,似乎又有一丝香气,就像放在衣柜里除味的香袋,只是味道更加清新一些。

林涛觉得自己是睁着双眼的,但是眼前绝对的黑色让他不得不怀疑的眨了眨眼,依然什么都看不见。他挣扎着动了动身体,膝盖还没曲起来就磕到了一块木头上,发出“咚”的一声空响。林涛心下一惊,急忙伸手往上摸,手臂可以活动的空间依旧很小,几次撞在四周,咚咚咚响个不停。毛刺蹭破骨节处的皮肤,有些火辣辣的疼,但林涛此时已经顾不得了,一拳垂在横亘在面前的木板上,吸了口带着土腥味的气体。

一旦意识到身在何处就马上觉得空气不够用了似的,林涛呼吸急促,拼命挣扎,对困住自己的狭小空间拳打脚踢,恨不得一脚踹出个洞来,然而在这种逼仄到连手臂都抻不开的地方,所有的力气都大打折扣,纵使是英武不凡的林队长也是有力无处使。既然武力解决不了,那就求救吧!林涛张口,第一个音节还没喊出来,喉咙里就像突然被塞了一团棉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传来一声诡异的吱呀声,纯黑裂开一条缝隙,越来越大,林涛眯了眯眼看着逐渐变成长方形的裂缝中露出来的一片空间,石头?山洞吗?翻起的木板突然转了一面再一次重重合上,正准备起身的林涛被迫摔回刚才的位置,他愤怒的伸手,但是这一次触及到的不再是有些毛刺的木头,而是布料的触感。林涛猛地屏住呼吸,不敢再有动作,腐烂的腥臭味霎时间充斥了整个空间,令人作呕。

有东西抚上脸颊,像是沾染了什么黏糊糊的东西,一路从脖子拖拖拉拉带上来,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让林涛闭紧双眼,黏稠的液体从上方滴落打在脸上,滴答滴答,落在嘴唇上,有声音在耳边说:“林涛……林涛……”林涛一张嘴,液体就灌进了他的喉咙里。

“啊!”林涛吓得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起来,抱着的泡面桶差点翻在办公桌上,很显然站在他桌边的秦明也被吓了一跳。

“你……又做噩梦了?”秦明轻轻蹙眉,似乎在思考什么。夜晚办公室亮白色的灯光下让他的脸比平时更白了几分,隐约泛着些透明感。

林涛尴尬的抓了把头发,发下泡面桶,“那啥……常事了哈哈哈哈,别,别在意!”如果林涛此时不是满脸被吓得惨白惨白的,他的话可能还有几分可信度。

“没事就回去了。”秦明抬了抬眼皮,掩盖住正准备翻的白眼转身就走,没几步又回头,“少吃点泡面,至少别抱着睡觉,难闻。”

林涛看了一眼泡面残渣,突然记起了梦中那个黏黏腻腻的触感,忙不迭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然后速度飞快的收拾好东西去追已经下班的秦明。

龙番刑侦支队的队长林涛年轻有为,屡破奇案,工作能力一直是可圈可点,长得英俊帅气,往哪儿一站都是棵小白杨一样笔直高挑的存在。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似乎无可挑剔的林队长却有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他,怕老鼠,还怕鬼。

龙番市公安局法医科科长秦明,一眼看过去就是那种高冷禁欲精英型的人设,解剖刀下让死者开口说话,平时不言不语,关键时刻特别靠谱,重点是长得也很好看,腰细腿长皮肤白…呃,总之就是特别好看。这样的秦科长是唯一一个知道林队长怕鬼的人。

夜色中的城市被霓虹灯渲染的灿烂而奢靡,秦明坐在副驾驶上,侧头看着窗外,斑斓的彩光在他脸上一一划过。秦明不太喜欢这样的喧嚣,太亮太吵又太过真实,他一直适应不来。

唯独……

秦明用余光瞥了专心开车的林涛一眼,然后慢慢转回视线靠着玻璃垂下眼睑。

唯独这个人不能……

副驾驶的秦明沉沉睡过去,林涛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扶着方向盘向身侧投去视线。秦明的脸有一半藏在夜色阴影里,另一半被路过的灯光照得时明时暗,不太见光的皮肤透着莹莹的白色。林涛掩饰似的吸了下鼻子,专心开车,但不知是不是错觉,安静的车厢里他似乎能听到自己不太正常的心跳。

 

星期五傍晚当最后一抹阳光沉入地平线,清潭镇中学校门口才跑出两个女孩儿。

贺萌萌挽着戴云的手,仰头看了一眼黑下来的天幕,“没想到都这么晚了啊,我们赶紧回去吧,不然我妈又要叨叨我了。”

戴云笑着推了一把贺萌萌的头,“是谁今天英语作业做不完害得我们现在才出来?我说你就活该被你妈叨叨。”

“哎呀小云,我已经很可怜了你就不能不说我啦~”贺萌萌晃着马尾对身边的女孩撒娇,两个小姑娘打打闹闹走在回家的路上。

镇中学离镇上还有一段不远的距离,入夜的柏油路冷冷清清,放眼望去只有两个女孩和道路两旁老旧的路灯,昏黄的灯光把两个女孩的影子拉的老长,模模糊糊中显得有些瘆人。

不过这对走惯的两人却没什么影响,贺萌萌一边拉着戴云一边唱着歌,唱的跑调了戴云就掐她腰侧的肉,两人笑闹成一团,白嫩的小脸染上红霞,看着更是青春活波。

“小云,我们今天往小路走吧,可以少走好多路呢。”贺萌萌突然提议。

听见小路戴云的笑容慢慢收了回去,为难的说:“不要了吧,老宅闹鬼呢……我不想去……”

“哎呀~”贺萌萌抱着戴云的右手晃悠,“怕什么呀,都说闹鬼闹鬼,你长那么大见过没有,这世上哪有鬼呀!快走啦,今晚电视剧大结局,不能错过了!”不由分说拉着戴云就往水泥路旁延伸出的小石板路走去。

清潭镇本就人口稀少,入夜后连大路上都没什么人,更何况是那条一直有闹鬼老宅传说的小路。

青石板小路笔直向前,每一块砖的边缝都对的整整齐齐,尽头便是一幢老旧的大宅,宅子据说已有百年之久,曾经是镇上一户有名人家的祖宅,但不知什么原因宅子里的人一夜之间都死光了,再后来就成了凶宅,没人敢靠近,就一直到现在了。

说来也是奇怪,宅子年岁都这么大了,虽然镇上领导说是什么保护文物但也没有谁敢真的进去打理看护,但这么久以来只看见门上的装饰日益老旧,却不见有过多破损,就连院墙里的蔷薇还是每年照常开放,一簇簇粉紫很是好看,老人们都说,这蔷薇是里面横死的人的血养大的,邪门儿得很!

小路上没有灯,月光把周围的一切都涂抹上一层惨白的光晕,夜风在小树林穿过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戴云紧紧攥着贺萌萌的手,对周围的一切响动都显得一惊一乍的,贺萌萌其实也有些不安,但秉持着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最终还是撞着胆子往前。

“萌萌……我……我害怕……”戴云看着越来越近的老宅,终于忍不住小声说。

贺萌萌一张小脸也是白的,她咬咬牙,固执的说:“别怕,不行我们就跑过去,几分钟而已,我拉着你!”

戴云嗯了一声,尾音都抖了起来,“那……那你不能放开我。”

“嗯!”说完,贺萌萌牵起戴云的手深吸一口气开始狂奔起来,几分钟而已,很快就到了,别怕!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就在两人正准备冲过大宅门口时,夜风中突然传来一声拍门声,“啪”的一声生生逼停了两人的步伐。戴云整个人都抖起来,“萌萌……萌萌……”紧接着,木制大门打开的吱呀声悠悠响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戴云觉得身边的温度骤降,冷得她都起鸡皮疙瘩了,然而本该拔腿就跑的时候,两个人的脚仿佛钉在地上了一样,只能机械的回头朝开得越来越大的宅子大门看去。

门缝里黑黢黢一片,连月光都照不进去,两扇门开到一定程度就不再动了,一团黑色的影子带着窸窸窣窣的摩擦声从门里窜出来,在门口停驻片刻,突然对着两个女孩的方向动了动,似乎是嘴的地方裂开一条缝,露出森白的一排牙齿。

“啊!!!!!”贺萌萌和戴云惨叫一声,一齐向前跑去,但背后的声音还是越来越近,还伴随着一种诡异的笑声。

“萌萌,萌萌,你,你等等我……”戴云渐渐体力不支,和贺萌萌逐渐拉开了距离,听着身后穷追不舍的声音,戴云都哭出来了,她往前紧追几步,好容易抓住贺萌萌的衣角,却被贺萌萌一下挣脱了,“你别拉着我呀!拉着怎么跑得快!”贺萌萌头都没回一下。

戴云因为被甩开重心不稳一下摔倒在地,膝盖磕在青石板上破了好大一块一时半会儿根本站不起来,贺萌萌听见声音回头,看见戴云满脸泪水害怕的向她伸出手,贺萌萌愣在原地,刚迈出一步,就看见那个黑色的影子停在了戴云身后,像是慢慢弯下腰紧紧贴着戴云的头皮,巨大的恐惧让她再也无法思考,贺萌萌惨叫一声不管不顾的向着大路奔去,身后是戴云凄厉的求救声,她一把捂住耳朵,边哭边说:“对不起小云,你别怪我!”

贺萌萌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家中跑,脑子里全是戴云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模样,她被吓坏了,只能选择逃跑,如果不逃难道和戴云一起死吗?贺萌萌抱着头拼命摇晃,不……我不要死掉!

“妈……妈!爸!”贺萌萌一进家门就疯了似的找人,妈妈康兰才从厨房出来就被自家姑娘一把拉住手往外拖。

“萌萌,萌萌!你是要干嘛啊!”康兰被拽得不明所以一把甩开了女儿。

贺萌萌猛地转过身,大声,“我们去救小云!要去救小云啊!”喊完她开始急切不安的在原地打转,不停的喃喃自语,“不行……一个人不行,我们要找很多人,对!很多人才能救小云!”她抓住康兰的手,满脸的眼泪,“我们找人去救小云好不好妈妈!小云会死……是我害死了她,是我……”

一看女儿这个样子康兰就知道肯定出了什么大事,二话不说把贺萌萌扯进卧室,直接关上了门。母女俩面对面坐着,康兰在贺萌萌断断续续的描述中吓得脸都白了,抓着围裙的手止不住轻微颤抖。

“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回去也救不了小云啊……我……”贺萌萌捂着脸,眼泪从她指缝中渗出,小小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康兰大幅度呼吸着,胸口不停起伏着,几分钟后她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深吸一口气控制住颤抖的双手,用力掰开女儿捂在脸上的手,逼迫她抬起头看着自己,“萌萌,现在就把身上的衣服换了,快去!”

贺萌萌懵了半天都没有动作,康兰便自己站起来往衣柜里翻出衣服扔在贺萌萌身上,“你赶紧把衣服换上,记住我的话,你今天很早就回来了,你没有跟戴云一起回家!记得了吗!”

“妈妈……为,为什么呀,我们……我们不去……”贺萌萌抓着身上的衣服不解的问。

康兰咬了咬牙,紧紧握着女儿的肩膀,“那个宅子太邪门了,不是我们管得了招惹得起的,我现在去找小云的妈,你只要记得你是天黑之前就回来了,别的问什么你都说不知道就行了。”

“可是……”贺萌萌还想说什么就被康兰厉声直接打断了,“记住我的话听到没有!你什么都不知道!”

“知……知道了……”

康兰表情复杂的走到门口,低沉的说,:“萌萌,你这次是真的闯了大祸了!”

 

林涛是被电话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爬起来满床找手机,好不容易才在犄角旮旯里把手机拔起来,听完电话内容瞬间就清醒了。

秦明坐在书桌前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认真把杯子清洗干净挂上杯架才穿上外衣,关灯之前他突然转过身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室内,右手轻轻抵在嘴唇上站了大概半分钟,然后慢慢开口,清冷的嗓音听不出情绪,“你做的?”

风轻轻吹起窗帘,问话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秦明从胸腔里长呼出口气,关灯转身。

“我有这么无聊吗?”一声哼笑响起,关上的灯突然自己亮了起来,一个灰色的身影正端坐在秦明刚坐的椅子上,手里还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而杯子正是秦明刚刚才洗好的那只。

“话说这么难喝的东西你怎么能喝得下去?”灰色身影是个看不太出年纪的男人,他瘪着嘴吐了吐舌头,用满脸的嫌弃来表达对咖啡的不满。

秦明反手重新将灯关上,“你看得见就不要费电,还有不要用我的杯子浪费我的咖啡,钱买的。”

灰衣男人偏头耸了耸肩,随后无所谓的站起来,“心疼钱就别买这些东西,反正你也不知道什么味道,何必呢。”

秦明眉头微皱,修长的手指不太礼貌的指了指男人,最后决定不再计较,直接不客气的关门落锁。

“这是最后一次了。”房门外,刚才明明被锁在房间里的灰衣男人此时正悠闲的斜倚着门前的石柱,双臂环抱在胸前直勾勾看着秦明,秦明对他的突然出现似乎习以为常,没有任何反应从他身边走过。

男人哼了一声,嘴里嘟囔着:“真是越大越不可爱了,儿大不由娘喽……啊不对不对,不由爹了~”

“你再说一遍,儿大不由什么?”秦明适时的站住,侧过身斜眼看着男人,眼神闪过一抹不易觉察的阴骘。

“呃……”男人被秦明看得背后一凉连忙举手投降,“没什么没什么,您一路……走好?”


Tbc.

评论(6)
热度(35)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