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与少年

【林秦/ABO】下弦月·春节番外 我最心爱的人

对,我就是那个假都结束了才写完新年贺文的人_(:з」∠)_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新年快乐呀诸君!!




以下正文





寒假前的最后一节课,长颈鹿幼儿园的老师照例在给小朋友们布置这一个月的寒假作业,题目是“帮爸爸妈妈做力所能及的事”,秦沐悄咪咪拽了拽前排林汨的衣服,“先说好,我帮爸爸洗衣服,你可不能抢!”

“你上次就帮爸爸洗衣服了,这次到你给老爸洗脚了,”林汨瞪圆了好看的狗狗眼,“赖皮是小狗!”

秦沐翻了下眼皮,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说:“小汨汨呀,这是人生的历练,哥哥让给你了。”

“才不!说了别叫我小汨汨!再说爸爸说了你只是比我大五分钟而已。”

“大五分钟也是哥哥!”

两个小家伙在下面争的激烈,完全没注意到讲台上老师咬牙切齿又不得不扯出优雅微笑的扭曲的脸。

办公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秦明分过去一点关注,发现是幼儿园的家长群在发消息,他认真的看完假期的安排后突然发现有人艾特了自己,滑到最后一行清晰的通知出现在视野里:秦沐林汨的爸爸请放学后来一下办公室,您两个孩子又吵架了!

照理说一般老师不会这么直接说见家长的原因,看来这一次那两个小家伙真是把老师惹毛了。

秦明把手机扣在桌上,做了个极深极长的呼吸,忍住了把手指捏的喀吧响的冲动,在脑子里迅速对这五年的生活做了回顾和总结。

是了,自打俩孩子进入幼儿园开始,秦明就三天两头被请去办公室喝茶,原因几乎都是秦沐吃了同桌的零食,秦沐扯了小姑娘的发卡,秦沐用蜘蛛玩具把小朋友吓哭了;林汨告诉其他小朋友没有圣诞老人,林汨在老师讲童话的时候总顶撞她说故事不合理,林汨和其他小朋友说话又把小朋友说哭了等等等等……而其中最多的则是,秦先生您的两个孩子今天又吵架了。秦明自认从有记忆开始读书的时候他就从来都没有被请过家长,当然后来想请也请不到了……不,现在这个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都要放假了为什么还不消停!

楼梯上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听起来有些吵,没什么事的刑侦办公室里林涛瞬间竖起了名为警惕的耳朵,戒备的盯着办公室门口,果然不一会儿一身笔挺西装的秦明走了进来,他迈开大步,脚边带风,直接走到看呆了的林涛办公桌前四个指节刚要敲在桌上时变成了一根手指,不轻不重点在桌上发出不大却清晰的敲击声。

“前天案子的尸检报告我有东西要和你说一下,麻烦跟我上来一趟。”秦明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林涛尾随着进了楼上的法医办公室,秦明看了李大宝一眼,李大宝立马识趣的蹦出办公室,还特别贴心的拉上了门。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了,林涛真的特别认真的问:“案子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你去接到儿子吧。”秦明突然说,林涛一时没反应过来,问了一句,“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今天你去接儿子吧,又被请家长了。”秦明说这个话的时候垂头揉了揉脸,明显能听出来的丧气,林涛看着秦科长梳得整齐的头发,有些想笑,他的宝宝怎么会这么可爱呢!!好想抱一抱啊!!!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伸手揉一揉的冲动,林涛笑着拍了拍秦明的肩,“好啦,我去接,不就是又吵架了嘛,我小时候……”他本来是想说我小时候还不是三天两头请家长,但是一看秦明瞪着的双眼就立马噤声了。

有点可怕呀……

“林先生,秦沐和林汨确实挺聪明的,但是越是聪明的孩子越是要谨慎教育,还有啊,”幼儿园的小冯老师顿了顿,“他们俩明明是最亲的双胞胎,却经常发生争执,你们作为家长的有考虑过其中的原因吗?”

林涛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可能是一个像我一个像秦明的原因,但是秦明也不跟我吵架呀……哦,可能是他懒得和我吵吧。林涛在做了迅速的自我反思后,对着小冯老师绽开一个专业的商务微笑,“牙齿和舌头也挺亲的不也还有咬到的时候,更别说是两个独立的人了,对不对?”

“可是……”

“但是,”林涛特别有礼貌的打断了老师的话,“经常吵架确实不对,更不能影响其他人。”

“还有……”

“我知道,秦沐和林汨的那些问题假期里我会和孩子沟通的,尽快把他们的小问题纠正过来。”

五点半的幼儿园已经没什么人了,装扮着新年气息的可爱教室里两个小小的背影正在收拾地上的小玩具,林汨把最后一个红螃蟹放进收纳箱,撅着屁股把收纳箱推进指定地点,然后站在原地叹了口气,反手一叉腰瞪着对面的秦沐,这个架势像极了生气时的秦明,“秦沐都是你的错!不然我们不会又被叫爸爸来,回家爸爸又要生气了!”

“来的人是老爸呀,不要怕嘛~”秦沐特别不怕死的趴在小桌上玩儿手指,“再说怎么能都怪我呢,明明你也和我吵架了呀。”秦沐说着嘟起小嘴,颇有些委屈的看着林汨,连鼻尖上的小痣看起来都不可爱了。

“因为……”林汨最受不了秦沐委屈巴巴的样子了,虽然才五岁,但可能是受秦明的影响,林汨比较早熟,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所以只要秦沐一撒娇一委屈他就忍不住妥协了,“那还不是因为每次你都耍赖,明明比我大呀……”小林汨说着说着也觉得蛮委屈的嘴巴一瘪,圆圆的眼睛都有些水汽,不过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才会稍微承认一下秦沐是哥哥的事实。

林涛结束和小冯老师的谈话回到教室见到的就是两个小家伙均是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他以为是收拾玩具的原因,忙上前安慰:“好了好了,怎么还委屈上了,做错事是该受一点小惩罚的呀。”

林汨坐在林涛的右腿上,手臂圈着他的脖子,在老爸的肩膀上像小动物一样蹭了蹭,小声说:“老爸,今年我想换个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不好?”

“嗯嗯,换一个!”秦沐蹲在一旁疯狂点头。

“换成咱们能一起做的好不好?”

“嗯嗯,换成能一起做的!”

“秦沐你是复读机吗?”林涛看着其实只是在一旁专心玩儿蜘蛛玩具敷衍对答的秦沐,真心体会到什么叫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了。他一把把林汨捞起来抱在怀里,顺手牵起秦沐,“行,这次我们就换个别的事做。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先去吃饭才行。”

一听吃饭秦沐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仰头激动的说:“老爸,我想吃汉堡和薯条!”小朋友对这一类东西似乎都很钟情,不过平时这个要求都会被秦明无情的驳回,林涛是觉得偶尔一次也没什么不好,既然放假了就小小满足一下他们的心愿也不是不行,嘛……其实主要还是秦明不在,不过这样怂怂的想法林涛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林汨抱着林涛的脖子,“可是爸爸不让我们吃,他会不会生气呀?”

“放心,我在呢,谁敢不同意!”林涛说得理直气壮。

三个人前脚才踏出校门,耳边就响起了秦明清清冷冷的声音,“你们三个这是要去哪儿?”

眼见着一大两小三个背影具是一僵,林涛努力做好表情管理这才转回身来,而林汨则把头使劲贴着他爸的脖子,连眼睛都不敢睁开,秦沐低着头,如果面前有条缝,他可能会选择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啊……哈哈哈哈,宝宝啊,你怎么来了?”林涛笑着问。

秦明走到三个人面前,似笑非笑看着林涛,“吃饭?汉堡?薯条?”

“呃……”

“嗯?”秦明瞥了一眼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瞄他被他一看又赶紧闭上的林汨,还有那个用手捂着脸还悄悄偷看他被发现后马上把脸再次捂严实的秦沐,想笑又抿了抿唇把笑憋回去。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林涛其实只用一眼就知道秦明情绪是怎样的,他突然把林汨放到地上,用秦明能听到的悄悄话对两个孩子说:“爸爸要追上来了,我们快跑呀!”

两个小孩都立马睁开眼睛,咯咯笑着把林涛往前拽,“快跑呀快跑!”

甜软的笑声散落在冬日的空气里,似乎驱散了严寒,把周围的一切都装点上了新一年的气息。

秦明往前赶了几步,轻松的一手捞过一小只让两个奶娃娃并排站在一起,两个小家伙小脸红红的,小口小口呼出白气,肩并肩挨着。秦明抬手在一人鼻子上刮了一下,“作为今天请家长的惩罚,”在小家伙们惊恐的目光里秦明解下围巾搭在两个孩子颈间,一边绕了两下。“好了,转过身,手牵手。”

两个圆滚滚的小身体因为被同一条围巾拴着只能别扭的转了一大圈才转正,又因为被迫手牵手步调却不统一,走起来像两只体重超标的企鹅。

秦明在后面忍住笑,右手抵着鼻子咳了一声,这次轮到林涛无奈了,他也把自己的围巾解开,二话不说圈在秦明裸露在空气里的脖颈上,“秦科长现在厉害了啊。”

秦明缩了一下脖子,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新年快乐呀,老秦!”李大宝溜达进办公室,“我们光荣的人民警察还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一定要站好年前最后一班岗啊~”

秦明在写报告,钢笔在笔记本上落下整齐有力的字迹,他头也没抬的回应大宝,“嗯,新年快乐。”

李大宝在秦明面前的转椅上坐下,“涛涛今天请假在家看娃吗?”

秦明笔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李大宝用词的准确性,“王阿姨今天回家过年了,孩子没人看着,我有加急的报告。”

“我现在是不是可以用家庭妇男来形容涛涛了,想象一下他系着围裙拿着锅铲,”李大宝站起来,手臂摆好造型开始模仿,“秦沐把我的盐瓶放下!不可以动火!林汨你给我从阳台下来,别翻你爸爸的书!”说着说着发现实在太有画面感,大宝忍不住笑了起来。

秦明放下笔,认真把手里的几张报告对齐,放进一旁的文件袋里,“这个场景大概发生在两年前的时候,现在,”秦明看了一下腕表,“秦沐和林涛还在睡觉,林汨估计在书房翻我的书。说起来,柜子里有一套新的解剖刀,被翻到的话还是挺危险的。”秦明说完直接拨通了林涛的电话,李大宝依稀听到林涛的声音传来,确实像还在睡觉的样子。

“我以后结婚一定不找你这样的,什么都记这么清楚,不好玩儿不好玩儿。”李大宝在秦明嫌弃的眼神里用力摇头,滚回自己位置上去了。


下班的时候路上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空荡荡的街道店铺都拉着卷帘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装点在临街树上的小灯笼和彩灯正蓄势待发等着夜幕的降临。

楼道里飘散着些微饭菜的香味,家门口昨天还没有的对联儿已经贴上,不知道为什么秦明有些想笑,他决定进门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林涛,左边歪了一点点。

“surprise!”门突然打开,三个脑袋一下凑到眼前,秦明刚要往后退,脸颊上就按上了两只温热绵软的小手,同时一个吻落在唇上,有个什么甜甜的东西被推进嘴里。林涛一手抱着一个娃,笑得嘴都快裂到耳朵根了,“怎么样宝宝,有没有很惊喜呀!”

“有没有很惊喜呀爸爸!”两个复读机说。

秦明这才看见两个小家伙手上糊着一层白白的面粉,不难想象他现在的脸上是个什么惨状,嘴里的糖散发着甜苦的味道,原来是他最不喜欢的巧克力。

“林涛你……”秦明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林涛忍不住凑过来又亲了他一口,连哄带骗的说:“吃了吃了,我刚剥的,相信我!”秦明满脑子都是“我信你就有鬼了!”

“爸爸,老爸说我们今天包饺子呢!”林汨跑过来牵着秦明的手,圆眼睛眨巴眨巴满是期待,而秦沐直接把秦明往浴室推,“爸爸,你去洗手呀,快点快点!”

秦明是不太下厨的,他所有的厨房技能说的不好听点基本都是和林涛学的,虽然秦科长是个天才,但是你又能指望一个曾经觉得吃饭好浪费时间的人能做出什么好吃的东西来。

操作台上已经整齐的放好了现擀的饺皮,新鲜的馅儿,还有一盘核桃。两个小朋友站在小椅子上,对于即将迎来的新鲜食物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林涛把秦明安置在林汨身旁,自己站回秦沐旁边,冷不丁用汤勺敲了一下蒸锅,一声脆响成功引起了三个人的注意,他清了清嗓子,“欢迎各位来到首届春节饺子大赛,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四位饺子界的天才选手!第一位就是秦大厨!”林涛是个自带bgm的男人,他双手指向秦明的时候,站在中间的俩孩子也有样学样,发出激动的欢呼声,秦明觉得自己脑子里陡然响起了春节序曲,一时间无法控制自己似的抬起一只手和特别捧场的两个小朋友打了招呼。

“接下来是我们的林小厨林汨小朋友!”林涛介绍到林汨的时候林汨突然有些害羞,平时轻松说哭同学的样子全都不见了,小脸红红的,特别特别不好意思的说:“我叫林汨。”

“好了,接下来是我身边的这位……”名字还没有被介绍出来,秦沐就在椅子上蹦得老高,“到我了到我了,我叫秦沐!”

最后林涛指了指自己,下巴微微扬高,语气里充斥着得意,“最后呢就是饺子界的佼楚,没错,就是鄙人,林涛林大厨!诶!谁踢我!”林涛转头寻找对他下黑手的人,秦明斜睨他一眼,“要点脸?”

“行行行!”林涛收拾起一脸的得意,指了指中间盘子里的核桃,“我们今天每个人要包两个福饺,最后谁吃到的福饺最多,谁就是今天的获胜者好不好!”

随着又一声汤勺敲击蒸锅的脆响,传说中的首届饺子大赛开始了。不算大的厨房里两大两小四个身影看起来忙碌非常,本来干净的操作台很快被雪白的面粉染的斑斑驳驳,小朋友的笑闹声伴着锅碗瓢盆的碰撞声组成了一曲好听的厨房进行曲。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四个人的脸上都多了面粉的点缀,林汨连睫毛上都飞上了一层白色,咯咯笑着把满脸的面粉都蹭在秦明胸口,秦沐悄悄往太阳饺子里塞了糖果,马屁精一样凑到秦明耳朵边说要给爸爸吃,没有别人的份。被两个孩子冷落的林涛委屈的把身子往秦明旁边挤,趁机占了他宝宝好几次便宜。

大概过年时候的饭菜并不需要多丰盛多好吃多精致,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的那个过程吧。

“过来排队洗手洗脸,准备吃饭了。”秦明招呼秦沐和林汨洗手洗脸,自己则扭了块毛巾给打扫操作台的林涛擦了擦脸,“所以这就是你想了好几天的力所能及的小事?”

林涛侧头看了浴室门头一眼,笑着说,“效果不是挺好的,至少没挣没吵啊。”

秦明点了一下头,淡淡笑了起来。

至于谁的福饺吃得多,这个规则早就在开饭的时候就不存在了,因为我愿意把所有美好的东西和我最爱的人分享不是吗?

新的一年钟声敲响的同时,夜空中升起了一束光亮,在半空中炸裂成无数火花,随后各色烟火争先恐后飞上半空,暗沉的夜色被染上了绚烂的光彩,已经困得眼皮打架的两个小家伙在秦明怀里醒来,拉着小手跑到阳台上看烟花,林涛跟在后面把一个大人和两个小孩揽在怀里,秦沐和林汨突然转过身,两双眼睛里印着灿烂的光影,“新年快乐呀!”

林涛和秦明先是一愣,随后对看一眼同时弯下腰在孩子柔软的小脸上印上带着最深爱意的吻。

新年快乐,我最心爱的人。




End.

评论(15)
热度(195)

© 祗年 | Powered by LOFTER